首页 »

欧洲难民潮的背面:肮脏的人口走私

2019/8/14 4:11:23

欧洲难民潮的背面:肮脏的人口走私

 

在欧洲,每天都有上千名难民,将自身安危交付至人贩子手中。这些走私贩们不仅贪婪,还视难民的性命如草芥,他们把难民装进卡车,将满满一车人从布达佩斯送到维也纳,且向每人收取400欧元的费用,正常的火车票才只要50欧元。

 

8月27日,上一辆冷藏车停在奥地利A4高速公路路旁,车内发现71具遗体。经调查,死者是为躲避战乱的难民,全部因窒息身亡。

 

 

失察与愚昧

 

奥地利A4高速事件后1个星期,一名叙利亚男童溺亡在土耳其海滩的照片,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。男童的家人将命运交到了人贩子手中,试图从土耳其偷渡到希腊科斯岛,然而一家人不幸在途中遇难。

 

今年前8个月,共有约25万难民进入希腊,他们背井离乡,不惜将最后的积蓄,交给根本不认识的人贩子。

 

由于匈牙利政府阻止了难民们继续西进,难民们不得不滞留在首都布达佩斯的火车站。一些难民们高举着“我们想去欧洲”的标语,而人贩子们站在计程车、小巴士旁,留意着这些急切的难民,他们是欧洲难民潮实际的受益者。

 

据估计,目前从叙利亚到德国,每人至少需花费2500欧元,由此推算,每年人口走私市场可达数亿欧元。而据“移民档案”机构统计,自2000年以来,人贩子从移民者手中赚到的钱已达160亿欧元。人贩子利益链条中,利益方包括,难民召集者、船长、非法房东、洗钱人员等等。

 

肥沃土壤

 

这些人口走私贩为何如此猖獗?直接原因便是欧盟一直未能妥善处理难民问题。

 

 

欧洲政局的管理混乱,使得人贩子粉墨登场,他们主要从三条路线运输难民:一条横渡地中海,从非洲北部到意大利或西班牙;一条穿越东欧大陆从土耳其通过保加利亚;另一条越过西巴尔干半岛,从希腊通过马其顿、塞尔维亚和匈牙利。目前,最后一条路线是难民们的首选,尽管价格高昂,但马其顿和塞尔维亚的边境线更容易渗透。

 

 

漫长的折磨

 

对难民来说,从叙利亚到西欧的路途简直就是折磨,这条路穿过平原、越过森林、驶过城镇,长达3000至4000公里,他们乘船、乘汽车、搭火车、步行,几经波折,有时还需要翻过围墙,甚至是爬过铁丝网,晚上能有个旅馆可以休息,就已是奢望了。

 

对于一些难民来说,偷渡的整个过程,起始于伊斯坦布尔,或者说,起始于一个名叫Yasin的人。Yasin,28岁,来自叙利亚大马士革,他的工作是寻找有偷渡意愿的“客户”。他常常出没于街道、网吧、咖啡厅等聚集地,一旦获得了难民的信任,一桩生意就算是谈成了。

 

Yasin之前,曾是叙利亚的一名IT工作者,在来到伊斯坦布尔之后,最初,靠刷盘子生活,随后,开始涉足人口走私行当。

 

他负责西巴尔干、东巴尔干两条路线,用小货车载人穿过土耳其、保加利亚边境,人均收费500欧元;用橡皮艇渡过爱琴海,人均收费1000欧元;而用更结实的船只渡过爱琴海,人均收费则为3000欧元;若想要继续去往欧洲中心的话,每人至少还需缴纳4000欧元。一张去法兰克福的机票,附带一套伪造的证明,就能够卖到15000欧元。

 

安全转移

 

走私贩不只是在大街上发掘潜在顾客,他们还在如Facebook上招揽生意,将主页命名为“走私到欧洲”、“非法去瑞典”等等。有的在网上写道:“想要去欧洲?我这里最便宜。”还有走私贩打起广告:“2500欧,享受从埃及到意大利的‘安全转移’。”

 

据一位耳其警察描述,土耳其境内的走私组织头目,雇佣像Yasin这样的人来做“脏活”。Yasin称,自己从未见过组织的高层,据说,这个组织的头目雇佣了几十个招募人、会计、司机、眼线,不止在土耳其,在希腊和其他巴尔干半岛国家,都有其雇员。

 

在土耳其第三大城市伊兹密尔,一名土耳其裔德国中年男子垄断了人口走私生意。他曾因非法出售车辆在德国获刑1年,之后,他返回土耳其,从事走私生意。如今,他在伊兹密尔拥有不少宾馆、办公楼和餐厅。

 

一旦交易确定,Yasin便将顾客引到一个会计处,会计将交易款通过“哈瓦拉系统”进行转移。这种钱款转移方式的好处便是,可以逃过银行的检查。这些会计处常隐匿在珠宝店等店铺中。

 

整个过程,仅靠信用来维持。难民将约定走私金额连同20欧的佣金一齐存入“系统”内,而后便获得一张写者数字密码的纸片,并被告知直到他们抵达目的地,才能将纸片交给司机。目的是防止司机中途逃跑,或是偷取老板的钱。

 

不少难民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启程,在那里聚集了大量的走私贩和难民。难民们付给走私贩500欧或1000欧元,便能登上橡皮艇,划向欧洲。这条仅5米长的橡皮艇要搭载70名乘客,而这些乘客却别无选择。

 

当黎明到来,沙滩上,袜子、鞋子、空水瓶到处都是,仿佛向人们诉说着,昨日难民们惶急地赤脚登船、疯狂地涌向欧洲的场景。

 

 

总统酒店

 

沿着西巴尔干半岛线路,向北一直走就到了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。在市中心,有一家四星级酒店,叫做“总统酒店”。

 

这家酒店,共7层,有61间客房,现已成为了中东难民们的非官方集中休憩点,但凡是稍微富裕一些的难民,在继续赶往德国、比利时、荷兰等地前,途径此处,都会在这里歇脚。

 

酒店前台,坐着几名管事的人,他们每个人都配有三部手机,戴着耳麦,忙碌地接打着电话,并用阿拉伯语交流。前台上,放着一台收款机。难民们若想被送到匈牙利边境,就需每人支付1500欧元的费用,而几周前,这一费用才仅为300欧元。

 

上周三夜晚,近60名难民拖着行李,在总统酒店门前等待。过了许久,一声口哨响,60多名难民便跟随着酒店服务人员登上几辆小型卡车,在夜幕中朝下一个地点奔去。而就在他们出发前不久,经营难民走私生意的老板们,开着一辆保时捷,来到总统酒店的咖啡厅里坐下。

 

 

铁丝网

 

匈牙利政府在边境竖起铁丝网,试图阻挡移民进入境内。长达175千米的三层铁丝网,构成了匈牙利与塞尔维亚边境的屏障。匈牙利政府还计划增设4米高围栏,但这一切也仅能暂时拖住难民的脚步。

 

上周六,就有3080名难民穿过边境;周日,2890名难民穿过;周一,又有1797人穿过。当地政府已是无力去管,难民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

两名白衣女子站在一辆卡车上,张望着是否有警察。几辆小型货车停在附近,一些光头男人等待着潜在客户,其中一名走私者对难民说,自己最远能将他们送到布达佩斯,但每人要付200欧或300欧,这些走私者每天能够入账7000欧。

 

残忍、鲁莽

 

匈牙利官员Tatzgern谈到了1994年的一起走私案,该起案件导致5名泰米尔人死亡。尽管他知晓组织头目是谁,可是该头目由于某些原因,至今仍旧逍遥法外。

 

这些走私集团采用的运送方式非常简单粗暴,悲剧可能在任何时间、任何地点上演。

 

比如,有3名叙利亚人连同40多名难民,被人贩子塞进了小巴士。不过,他们是幸运的,他们用小刀将车顶划出一个洞口,侥幸逃了出来;此外,一位土耳其的人贩子承诺载,去维也纳的车会只载5名乘客,而事实上是,这个人贩子将30人都塞进了小货车,最终,这批人用螺丝起子撬开车门,逃了回去。

 

在移民潮中,类似惊心动魄的事件举不胜举。难民营内,随处可见骨折、受伤、得病的难民。这些难民们从苏丹、索马里、阿富汗的战火中死里逃生,横渡地中海,徒步穿过马其顿,他们不可能因为几米高的铁丝网就停住了脚步。

 

 

更高价格

 

祈求平安的愿望,驱使着难民们不顾一切地想要达成目标。在这一过程中,他们亟需帮助,而走私者们便是利用了难民们无助的心理。

 

只要叙利亚、伊拉克的战火还在持续,只要贫穷和冲突仍主宰着欧洲外围的民众,走私贩的生意便永远不会衰竭。

 

走私者的巴尔干半岛线路,至德国巴伐利亚州,才算到了最后一站。该州如今已拘留了730多名走私案涉案人员。Viorel C是在押的走私嫌犯之一,他说,自己起初只是想赚点小钱,上线也承诺要支付给他500欧元,可到头来,自己却一无所有。

 

当然,组织不会同情Viorel C,组织新招募的人便会立刻顶替他的位置,步其后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