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古镇新事 | 乌镇模式,究竟值得复制吗?

2019/8/14 6:59:08

古镇新事 | 乌镇模式,究竟值得复制吗?

 

有人说,走进乌镇,仿佛走进了一幅水墨丹青画。依水傍街的明清建筑,错落有致的粉墙黛瓦,爬满青苔的河埠石槛,咿呀欢唱的乌篷小船,幽深绵长的古老街巷……无不让人流连。

 

 

连续两年在这里召开的世界互联网大会,又使其老树发新枝,多了“高大上”的互联网元素。每年的那几天,青石板的街巷中名流云集,乌镇不再是单纯依靠传统旅游的景区,而转型成了会展经济乃至“互联网+”的样本。

 

一时间,“乌镇模式”成了许多古镇学习效仿的对象。然而,究竟什么是乌镇模式?它的复制价值到底在哪里?

 


 

超前的精细化传统保护

 

说到乌镇,绕不开其对传统文化的保护。

 

乌镇保护开发的领军人物陈向宏,在开发伊始便确定一个原则:规划先行、生态保护、环境第一。

 

被规划专家阮仪三称道的西栅景区,从2003年开发起,就最大程度保护它在人文、地理、风貌上的原汁原味。拿这里随处可见的“蚌壳窗”来说,它并不是玻璃,而是将河蚌壳磨成薄薄一片,几近透明,然后用竹片井字形夹牢制成的。这便是景区开发之初,规划者与街上老太太们聊往事聊了好几天才得来的“原味”。也在2003年,这里已经铺设了包括宽带网络、直饮水在内的21种管道,不可谓不超前。

 

2006年,中青旅和桐乡合作投资乌镇,但对风貌文化的保护始终如一。如河道清淤、管线地埋、修旧如故、控制过度商业化等,不少都是古镇保护开发中的首创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员称其“走出保护历史与开发当地旅游和谐发展的新路子,形成了独有的 ‘乌镇模式’”。

 

值得一提的是,这种开发模式对景区内所有客栈、商户做精细化管理并严格统一调控。各类商户的业态不重复,客栈也有各类规范编号。“老街上所有商户都由乌镇旅游统一招商,对于业态占比及分布都有严格规定,并非价高者得,而是注重与古镇定位相符的业态,尽量做到一店一户,这样商户之间就不会恶性竞争。”一位乌镇旅游内部人士透露,对于一些薄利但非常具有典型意义的传统产业商户,乌镇旅游会每年收取较低租金甚至给予贴补。

 

“最重要的是统一化的细节管理,对于客栈店内放多少椅子、西红柿炒鸡蛋至少要放3个鸡蛋等都有细化规定,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持乌镇口碑,长期吸引更多客人。由于客流量巨大,客栈经营者每年光是餐饮业务的净利润就可达10万元以上,这对当地而言是个不小的数字。”据介绍,乌镇旅游的主要收益为门票、酒店和餐饮,商户租金仅是少部分。

 

尽管古镇这类稀缺资源无法复制,但精细化标准管理的模式,依然值得借鉴。

 


 

对标“达沃斯”的产城融合

 

如果说过去十年的“乌镇模式”已成为古镇旅游的样本,而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入驻,则让乌镇“急剧成长”。当地的经济与产业生态,包括居民生活都在发生着巨变。

 

“乌镇真正对标的参照物,是瑞士小城达沃斯。”南方建筑设计院副院长姜晓刚说,“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2014年11月19日召开之前,早早定下乌镇为永久会址,明确了打造‘东方达沃斯’的意图。”

 

声名天下、影响至远的达沃斯会议,每年为瑞士小城达沃斯带来近40%的GDP,堪称是会议经济的标本。而世界互联网大会同样给乌镇带来经济上实实在在的好处,仅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三天就给乌镇带来了9亿元左右的收入。

 

自从首届互联网大会召开以来,乌镇的知名度迅速提高。曾有报道,说乌镇2014年开了700多个会议,平均一天两个,现在更是不计其数。乌镇在会议、旅游等相关方面的收入,增长之猛,甚至超过博鳌,以至于会展经济已成为当地支柱产业之一。

 

而互联网创业,也在乌镇迅速崛起。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后,在桐乡地区新注册的互联网企业数量有七八十家。2015年8月29日,浙江省批复同意设立乌镇互联网经济创新发展综合试验区,乌镇由此正式成为“互联网小镇”试验田,全国互联网大佬纷纷到此考察。

 

不少互联网项目已经落地。不仅“互联网医院”名声鹊起,连政府、企业和学校的标语上都展现了对“互联网”的热情。当地政府官员递交的名片上,都印着“互联网强市”。

 

不过,据知情人士透露,互联网企业入驻乌镇,离不开多个省级和全国性“政策红利”的落地,这种政策倾斜对乌镇的发展自然是利好,但对于其他地方而言,却难以效仿。

 


 

上海人捧着“金饭碗”没用好?

 

乌镇互联网创业模式的成功,让很多地方看到了希望。浙江省计划创建100个省级特色小镇,目前全省两批79个特色小镇名单公布,一些小镇已经投入运行。

 

参与浙江特色小镇规划的姜晓刚告诉记者,“浙江的特色小镇建设,依托于浙江块状经济的发展,且主打产业必须满足7+1产业基本要素中的一个,希望达到产业、文化、旅游三位一体,生产、生活、生态结合。”具体而言,“7”是指信息经济、环保、健康、旅游、时尚、金融和高端设备制造,“1”是指历史经典产业,且必须达到3A级景区以上的标准,确保环境可持续发展。

 

他举了一个杭州基金小镇的例子。“目前该小镇已有400多家基金公司入驻,管理资产超过3000亿元,每平方米的产业税收超过1万元。公司周围就是风景区,配套实施可满足高端人才的生活需求,而景区带来的旅游收入已不能与高端产业相比,只占该镇经济收入很小一部分。”

 

“古镇开发,必须用长远的发展眼光来看。要考虑传统文化特色到底在哪里,还要考虑如何植入高端产业,更需要考虑人的需求。消极的保护只会让古镇变成古董。”姜晓刚说,“浙江的古镇发展相当程度是得益于邻近上海带来的资源优势,而上海的古镇发展,却有点捧着‘金饭碗’却没用好的意味。不少古镇还停留在观光和休闲体验式旅游的阶段。”

 

那么,在古镇的发展过程中,政府需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?浙江目前采用的模式为:在生态坏境治理阶段,由政府主导,帮助打开市场;就地城镇化的过程中,完成市政功能配套,由政府孵化培育,企业进行市场化运作;在当地老百姓的自我创新创业能力培养中,政府则需要提供服务,帮助企业加速发展;但必须坚持文化的发掘、继承和保护。

 

因此看待乌镇样本,必须看到其背后的社会形态、产业形态等,最后再落到物理空间形态上来。其发展模式尽管可以借鉴,但也绝非唯一,比如,在一些规划专家看来,乌镇大量迁出原住民,对建筑形态的保留基本集中在明清时期而非完整呈现,都有可探讨之处。

 

当然,对于其他更多有梦想的特色小镇而言,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。单就加快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而言,让信息服务成为真正像水、电、公交一样的基础服务,就是对民众和本土企业的最好扶持和服务。毕竟,特色小镇只是少数,无数普通小镇里的人们都渴望着发展。

 
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 (编辑邮箱:jfshquxian@163.com)